Folder file attention data security law justice web computing co

中国近期发生的电子及信息技术领域典型案件

中国近期发生的电子及信息技术领域典型案件

He Yuanyuan

随着计算机、电子通信技术的发展,有关该领域的专利纠纷案件呈现增长趋势,本文整理了近两年发生的电子及信息技术领域的专利侵权典型案件,供大家参考。

 

一、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V. 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 (darts ref: darts-963-594-F-zh)

摘要:原告诉被告侵害“吸纳式充电装置”“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两实用新型专利权。本案争议点在于:权利要求中的功能性技术特征是否与涉案产品的对应特征构成等同。法院认定,权利要求中的“传动组件”、 “顶针导向结构”、“弹片式机械触碰开关”、“传感器”应属功能性技术特征。应结合说明书和附图所描述的该功能或者效果的具体实施方式及等同的实施方式确定该技术特征的内容。权利要求的上述技术特征与涉案产品的技术特征属于以基本相同的技术手段,实现了相同的功能,达到了相同的效果,且这两者的替换是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显而易见的。因此权利要求的上述技术特征与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对应技术特征构成等同。

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均对等同进行了规定,需要注意的是,两者存在重要区别,包括以下两个方面:其一,适用对象和对比基础不同。《规定》的适用对象更为宽泛,涉及的是除“功能性特征”之外的其他技术特征,对比的基础是权利要求记载的技术特征本身。而《解释(二)》的适用对象,是“功能性特征”,对比的基础是在说明书及附图中记载的,实现功能性特征的功能或者效果“不可缺少的技术特征”。其二,认定标准不同。关于《规定》的“等同特征”,应当以“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作为认定标准;而《解释 (二)》的“与功能性特征……等同”, 则必须“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相同的功能,达到相同的效果”,其中功能、效果必须相同,其标准更为严格。

因此在专利侵权案件中对等同侵权的判断步骤是:首先进行技术特征划分,然后对技术特征是否属于功能性特征进行判断,若属于功能性技术特征,则适用《解释 (二)》的规定,判定功能性特征与涉案技术方案特征是否构成等同;若不属于功能性技术特征,则使用《规定》判定技术特征与涉案技术方案特征是否构成等同。

 

二、皇家KPN状告多家手机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宏达通讯有限公司、摩托罗拉(武汉)移动技术通信有限公司、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惠州TCL移动通信) (darts ref:darts-341-915-F-zh

摘要:原告皇家KPN公司先后多次诉诸于多家手机公司,理由是这些手机公司侵犯其“采用数据压缩转换一系列数据包的方法和设备”的发明专利权,其中,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23已被纳入到3GPP51.010-1标准中。原告之所以认为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系基于以下逻辑: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与涉案标准具有一致性,涉案标准已在我国执行,被诉侵权产品作为在我国已上市的产品必然采用了该标准。虽然涉案标准中压缩功能为可选,但经检测,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压缩功能,据此,被诉侵权产品落入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3 的保护范围。法院首先对权利要求23与涉案标准的一致性进行对比,涉案专利与涉案标准存在多处不同,故即便被诉侵权手机确采用了涉案标准且具有其压缩功能, 也不能认定被诉行为侵犯其专利权。

解读:SEP诉讼在技术与标准高度融合的通信领域一直是热门话题。通信领域的专利侵权诉讼,由于技术的抽象性使得侵权行为隐蔽,难以取证。因此,当专利涉及到标准时,专利权人往往引入标准作为中间角色,形成专利、标准、产品的三角关系,以避开专利与涉案产品的直接比对。这样,涉及标准必要专利的专利纠纷中,就存在着三个关系:标准与专利的”一致性”关系A、产品与标准的”一致性”关系B、专利与产品的”一致性”关系C。对于侵权一方,在应对SEP诉讼时,基于上述关系,只要能打破关系A、B中的任意一个,关系C自然也就不再成立。本案中,法院就是从专利与标准的一致性出发,否定了产品侵犯专利权。

 

三、飞天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V.北京信安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武汉信安珞珈科技有限公司(darts ref:darts-890-178-F-zh

摘要:原告上诉称被告生产的USB Key侵犯其“软件保护装置数据传输过程的安全控制方法及其设备”的发明专利权。被告则认为涉案侵权产品是身份认证产品,保护的是交易安全,并不保护软件版权,涉案侵权产品并非“一种软件保护装置”。对此,法院认为,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书中已明确表述权利要求1的保护主题是“一种软件保护装置与计算机之间数据传输过程的安全控制方法”。涉案侵权产品为银行提供给客户的U盾产品,是对交易相关信息进行加密等处理,将经处理的信息发送给银行端,与银行端的处理结果进行比较,认证用户的合法性,处理的数据并不参与客户端软件运行,其作用并非保护安装在计算机中的客户端程序。故涉案侵权产品并非是一种软件保护装置,原告关于涉案侵权产品技术方案已经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保护范围的起诉理由,法院不予支持。

解读:本案涉及权利要求主题名称对专利权行使的影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五条规定:“在人民法院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时,独立权利要求的前序部分、特征部分以及从属权利要求的引用部分、限定部分记载的技术特征均有限定作用。”本案中,专利主题名称属于前序的组成部分,所限定的技术特征应纳入专利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

 

 

 

四、北京搜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V. 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darts ref:darts-193-645-E-zh

摘要:百度公司涉嫌侵犯搜狗公司关于中文输入法的一项发明专利权。该专利的核心在于将用户词频与预定阈值相比较,如果字词相应的用户词频大于或者等于预定阈值,则确定该字词为个性字词。百度网讯公司称,涉案输入法不是通过将用户词频与阈值进行比较而是通过运用堆排序算法对字符候选词词频进行排序来确定候选词中的首推项,以此确定用户的个性字词。根据庭审演示情况,当多次对输入字符的特定候选词进行上屏确认后,下一次输入字符时,该候选词作为首选项出现。至此,搜狗公司通过演示列举的例子、演示结果已经能够证明涉案输入法中包含了权利要求中的技术特征 此时,百度网讯公司主张涉案输入法是通过对词频进行排序来确定候选词中的首推项,百度网讯公司应当就此承担举证责任,否则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最终,本院确认百度网讯公司的被控侵权行为成立。

解读:众所周知,在软件类专利侵权案件中,尽管专利实现的外部效果与涉案技术方案实现的效果相同或类似,但并不代表两者必然采用相同的技术手段,但如何证明技术手段相同确是相当困难的。为了保护专利权人的利益,当专利权人尽到了合理的举证责任,举证责任则进行了转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在审理中秉持该原则进行提交证据责任的移转,直至举证责任的分配。当原告至少在现象上证明被诉侵权产品具备了涉案专利的全部技术特征,并通过操作演示说明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实施了涉案专利保护的技术方案的高度可能性时,可以认为原告尽到了初步的证明义务。当举证责任转移致百度公司的情况下,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反驳,即未能证明被控侵权技术方案的实施不同于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可以认定百度公司侵权的可能性较大。

 

五、宏正自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V. 北京理想固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darts ref:darts-885-630-F-zh

摘要:宏正公司称佑霖盛公司侵犯其“智能型计算机切换器及其系统”发明专利权,一审判定涉案产品落入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被告上诉到被控侵权产品中,控制芯片并未直接与计算机连接端口相连,与权利要求限定的“多个计算机连接端口,连接于该控制装置及用来控制该多个计算机,并用来接收与传送该多个计算机及该控制装置之间的数据及命令”既不相同,也不等同。二审法院认为,虽权利要求的“连接”是对“多个计算机端口”与“控制装置” 之间关系的限定,形式上属于功能性特征。但在功能性特征的认定过程中,若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仅通过阅读权利要求即可直接、明确地确定实现上述功能 或者效果的具体实施方式的,不宜认定为功能性特征。如上所述,在计算机领域,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能够清楚地理解,权利要求中的计算机连接端口和控制装置的 “连接”,既包括通过物理意义上的直接连接而实现的信息传输,亦包括其他不通过物理意义上的直接连接而实现的信息传输,只要两者之间可以传输数据即可。涉嫌侵权产品中即使计算机连接端口是通过操作台模拟器芯片连接到控制芯片,该操作台模拟器芯片也起到了转发键盘和鼠标的命令和数据以及屏幕数据的作用,故该控制芯片和计算机连接端口之间具有连接关系,与权利要求的对应技术特征构成等同。

解读:本案涉及功能性特征的判定,虽然形式上看似功能性特征,但需要站在本领域技术人员的角度,判定是否可以从权利要求直接、明确地确定技术内容。类似的典型案例还有诺基亚诉上海华勤案,其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具有“被配置为”这样的用语。两审法院均认为,在文义上应将“被配置为”理解为使具备或达到其所限定的执行某一步骤的功能/效果,因此错误地认定其属于功能性特征。

 

Author : He Yuanyuan

何园园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本科。她曾在多家大型上市公司担任专利工程师一职,现就职于Darts-ip,负责专利案例分析和微信公众号运营。她对专利法,特别是专利侵权诉讼案件很感兴趣。

Passionate about IP?

Reach out to us about becoming a featured author on our blog: